本文原文刊载于德国《中小企业杂志》(Mittelstands Magazin)2016年七八月合刊。原文作者为Sidney Pfannstiel先生,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中央党部编辑,曾任德国青联杂志《抉择》主编。

译者:张钦钦,德国舒马赫律师事务所

译者按:中国资本对德国企业的收购,得到了德国媒体的广泛与持续关注。本文作者根据近两年内的重大收购案例,写就本文。

《中国对德国企业充满兴趣 你好,中小企业!》

中国从不缺乏雄心壮志。中国,这个日益崛起的“世界工厂”,有志于在2025年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而美国则将位居其后。而德国的中小企业需要知道,这一切中国是如何做到的。尽管中国有这不尊重知识产权的廉价货物生产者的形象,但中国也同样欣赏了德国中小企业的创新精神,雄心壮志和可靠品质。这一切会进展顺利吗?

关于中国投资者收购德国中小企业企业的报道往往能在一周内占据财经媒体的头条,比如像法兰克福-哈恩机场收购案这种拙劣骗局的负面报道。莱茵兰-普法尔茨州持有该机场多数股份(82.5%,译者注)。据该州社民党籍州长德赖尔女士消息称,该州已经尽可能弥补损失。显然莱法州政府在过去的纽伯格林赛道丑闻(该州政府于2012年终止纽伯格林赛道汽车有限责任公司的合约后,出售该赛道失败,并最终损失惨重。译者注)中并没有吸取教训:所谓的中国投资财团,上海益谦商贸公司(音译),尽管被该州政府的企业咨询顾问普华永道评估为是可信赖的企业,但其实在中国并无人知晓。更为糟糕的是,据德国西南广播公司记者调查发现,该公司在上海只有一间破旧办公室,坐落在一家轮胎供应商旁。德国《经理人杂志》对此评论道:这是州长德赖尔的耻辱,这是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耻辱,继纽伯格林赛道丑闻第二次他们被不可靠的投资方欺骗。

然而这些欺诈行为无法阻挡宏观趋势:为了创造前所未有的新价值,中国投资集团需要收购专业化的德国企业,他们尤其青睐机械制造,汽车工业及其供应链。与此同时,这些德国制造商也急需新注入的资本,尤其是来的远东市场的资本,它们有望带来超过百万的消费。因此中资德企的“联姻”格外流行。

如奥格斯堡的库卡。这家上市公司致力于机器人研发,并在今年5月收到了来自中国家电巨头美的公司的收购申请。其销售额因此有望翻番:据称该项收购达成后,库卡公司的销售额将于2020年达到十亿,远超此前的总销售额四亿两千五百万。公司掌门人Till Reuter先生对此充满信心,他相信预计的销售目标能在美的集团的帮助下更早实现。为了避免出售企业的嫌疑,中资最多持有库卡公司49%的股份。但据业内人士分析,此举将难以实现。库卡公司的大股东,施瓦本企业福伊特Votih,计划将于七月初以十二亿欧元的价格出售其持有的25.1%的库卡股份。德国联邦政府曾期待,福伊特将拒绝美的集团的此次收购,因为在政界人们普遍担心未来库卡创造的核心科技将大规模流入中国。

“据我观察,中国人是值得信赖的商业伙伴”。MIT联邦董事会国际贸易发言人马蒂斯克莱恩如是说。他表示无法理解人们对中资的偏见:德国投资者也在中国进行投资,这仅仅是供需而已。位于巴登符腾堡州小镇艾歇尔山下采尔的斯图加特电动车有限公司(Efa-S)也这样评价。该公司因研发,改装和生产企业用各类电动汽车被公认为业内翘楚。 该公司近三十年制造高效率自动转位器的良好声誉,也吸引了中国投资者。2016年三月末该公司在记者发布会上通告,北京中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将持股75%并入驻其德国总部。于此同时,公司原址和生产能力将得到扩展, 总部的生产面积也将扩大,并且据称企业员工数目也将会翻番。 这听起来完全不像技术流失,而且刚刚相反。艾歇尔山下采尔的斯图加特电动车有限公司(Efa-S)负责人说,他们计划至2019年每年通过改建,研发和制造达成七位数欧元的营业额。

那么一切看起来都不错?欧盟的答案并不绝对,并且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欧洲议会于2016年五月中旬裁决,中国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和影响与欧盟的市场经济体制的标准相悖。值得注意的是,当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被承认后,来自中国的廉价产品将无需缴纳关税进入欧洲市场。这样中国将可以消化由于补贴而造成的严重过剩的钢铁产能,这对于众多欧洲的钢铁制造商无疑是灭顶之灾。时间已经不多了,因为十五年前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制定的临时规章将于今年十二月十一日过期失效。

中国投资者紧盯德国中小企业, 这并不令人惊讶。德国稳定的政治制度,有效运转的开放型社会和许多可圈可点的德国美德使得德国和德国企业家充满了吸引力。然而在2000年至2014年间,中国投资者在德国的直接投资仅占其海外投资的第二位,其在英国的投资额是在德国的两倍之多,并且英国脱欧对此影响不大。